不用担心打狂犬疫苗?宠物里的口红效应!

半个月前,在一线城市拿到户籍的阿顺,在微信上和我抱怨,她准备将自己的猫咪馆关张了,原因都是问题疫苗闹得。

万一疫苗有问题,被猫给抓了,咋办!吸猫的顾客们不怕,阿顺怕。还是关了稳当点。

结果,没两天,她在微信上跳出来,平时没啥废话的她,突然变得话痨起来,聊的话题还颇让我有点惊诧——她想开一家电子游戏休闲屋,就在猫咪馆的“遗址”上。

这个画风似乎有点错乱不搭。“我想你帮忙,把世界上有名的电子宠物和电子游戏列个表。”阿顺随后的话再一次给我开了脑洞:装修我没打算大变,比如你前几天朋友圈里的宠物蛋,放在猫咪篮子里,就蛮好。

表列了,最终她开不开得成店,就不得而知了,因为总发吸猫的视频,她的朋友圈早就被我果断的屏蔽了,也没打算开。但是,确实给我带来的两层思考。

其一比较无聊。在几天时间里,本来不惧猫狗的我,也开始下意识的在路上对它们作“大迂回”的高难度动作,心知无害,但多少还是有点忐忑。

其二比较有趣。城市里开始高频的养有血统的猫狗,是一种消费升级的现象反应,那么曾经一度流行的电子宠物热呢?会不会是一种宠物级的口红效应呢!

1996年的宠物蛋“拓麻歌子”热,似乎在时间轨迹上正好和日本被称之为“失落十年”的经济停滞重叠,似乎很符合口红效应所谓因经济萧条而导致口红热卖的这种“低价产品偏爱趋势”特征;但在全球却不尽然,至少在当时的中国社会,正在经济起飞阶段,电子宠物依然作为一种热爱和流行出现,似乎解释不通。

但如果考量到当时养“宠物”的大多都是中小学生,而且普遍购买的不过是当时市价十元左右的盗版“拓麻歌子”,或许就能理解了——没有经济收入的中小学生,www.937555.com,未尝不是这种宠物“口红效应”下,需要被安慰的人群,尤其是在繁重的学业压力下。